《金瓶梅》到底写了些啥?都来看看吧-神州行历史网-提供给广大网民带来想要了解的历史知识

《金瓶梅》到底写了些啥?都来看看吧

时间:2021-01-23 08:51 来源:神州行历史网 作者:神州行

《金瓶梅》到底写了些啥?都来看看吧

《金瓶梅》是我国古代一部杰出长篇世情小说巨著,其书名攫自全书三位女主角潘金莲、李瓶儿、庞春梅名字中各一个字,凑成的字面意思就是:“金色的花瓶里插着梅花”——充满艳丽而又颓废的色彩。对于这部书,鲁迅先生的评价有八个字:“同是说部,无以至上”。郑振铎先生则称之为“很伟大的写实小说”。毛主席也在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和中央局第一书记会议上的讲话中说:“中国小说写社会历史的只有三部:《红楼梦》、《聊斋志异》、《金瓶梅》。你们看过《金瓶梅》没有?我推荐你们都看一看,这部书写了宋朝的真正社会历史,暴露了封建统治,揭露统治和被压迫的矛盾,也有一部分写得很细致。《金瓶梅》是《红楼梦》的祖宗,没有《金瓶梅》就写不出《红楼梦》。”明史专家吴晗甚至专门从史学、文学两方面做了考究,撰文说:《金瓶梅》反映了政治、经济、文化、习俗等等,是一部明末社会史。《金瓶梅》得到了这么多大人物的肯定,那可真是非同凡响,就应该向广大群众推广普及了。但诚如作家刘心武所说:“对于《金瓶梅》,一般人对之感兴趣的,无庸讳言,是里面为数不少的描写,那确实是直露到放肆程度的色情文字。”就因为该书在文字上不够干净,则它在出版时总得经过一番清洗和过滤。但每一次清洗和过滤都会产生这样那样的一些偏差,总让人不能满意。而《金瓶梅》也因此成为了史上最多版本的“奇书”。单就新中国建国后不完全统计,该书就有不下十多种版本。其中,最有研究价值的是年发行的《新刻金瓶梅词话》,此书为线装函册,录入原版插图幅,只限售于省部级以上高官、少量高校和科研单位正教授以上人物,年龄要在岁以上,每部书都编上号。最近重印,面售对象已经放宽,但定价已高达元。无论如何,一般人是不大容易搞得到这个版本。不过,没有关系,北京大学出版社和山东齐鲁书社分别在年、年出版有一个名为《新刻绣像批评金瓶梅》版本,两个出版社所出书名虽然一样,但北京大学出版社所出为影印本,不但价格贵,阅读也不方便;山东齐鲁书社出版的乃是有史以来第一个排印本,阅读方便,定价便宜,当真价廉物美,才元一套。并且也附有原版幅插图,堪称众多版本中性价比最好的版本——老沙所收藏的也正是这个版本。以上三个版本,都没有经过删节,被称为足本、全本,属于原汁原味的《金瓶梅》。此外,人民文学出版社、浙江古籍出版社、吉林大学出版社、岳麓书社、中华书局、都先后改编出版过不同类型的删节本,文字干净,被称洁本。其中,人民文学出版社于年出版的《金瓶梅词话》删得最狠,共删去字。山东齐鲁书社在年出版上述足本前,曾在年也出版了一个名叫《张竹坡批评第一奇书金瓶梅》的版本,这个也删减了很多,共删去字。亲们购买时,请根据自己的需要赎买,务必看清楚。如果意志力不够坚定、思想容易遭受污染,建议购买洁本;如果能持批判眼光进行阅读,一心要通过此书研究封建社会经济建设的,建议购买足本。友情提示:购买的时候,如果记不清书名,又没有时间进行仔细甄别,有一种快捷辨别法,即:足本的第一回是从“景阳冈武松打虎”写起的,洁本通常会从“西门庆热结十兄弟”写起。这是秘密,一般人我不告诉他。……好吧,相信绝大部分的亲们都是意志力坚定、思想抗污力超强,有心“持批判眼光进行阅读”的,但都找不到足本购买,怎么办呢?老沙再无私提供一条线索:人民文学出版社于年出版有一个《金瓶梅词话》,这个虽然也是洁本,但删节很少,全书只删了字,是所有洁本中删减文字最少的,这个也很接近原著了。说了这么多,下面,老沙带领各们亲在三分钟时间内读通读懂此书。《金瓶梅》是从《水浒传》里的第二十三回到二十六回牵扯出来,另成一书,专写西门庆一家的食色生涯。清人张竹坡在《批评第一奇书金瓶梅读法》中就说,这本书“似有一人亲曾执笔,在清河县前,西门家里。大大小小,前前后后,碟儿碗儿,一一记之,似真有其事,不敢谓操笔伸纸做出来的。”可见,《金瓶梅》书确是我国社会现实主义小说的一部杰作。这也是名家为什么这么看重《金瓶梅》,并给予了它这么高的评价的原因。且说,北宋徽宗年间,清河县有一家下层人家,姓潘,当家的撇下一个寡妻和六个儿女病死了。寡妻为了一家六口的活命,就把九岁的老六潘金莲卖给了富户王招宣。王宣招认定潘金莲是个美人胚子,是可塑之材,就收养在家教她读书写字兼弹琴唱曲,耐心等候她发育齐全,以娱乐天年。王宣招的如意算盘打得不错,四五年后潘金莲就出落得娇艳欲滴,活脱脱的一个人间尤物。可是,王宣招还没来得及尝鲜,便一命归阴,头也不回地到阴曹地府报到了。潘妈妈惊奇地女儿的漂亮远远超出了自己的想象,就把女儿赎了回来,以更高的价钱转卖,很是赚了一笔。这次的买主是张大户,比王宣招富有,但没有王宣招的情趣,对吹拉弹唱之类毫无兴趣,买潘金莲的目的就只有一个:吹灯解衣。张大户的老婆余氏是个雌老虎,哪能容着张大户胡来?天天玩命折磨潘金莲,要把潘金莲置于死地。张大户心都要被余氏折磨碎了,为了保住小娇娘一命,就忍痛割爱,把潘金莲白送给了租住在他家房子以卖炊饼为生的阳谷县人武大郎。武大郎长得既矬,又丑,还穷,人送诨号“三寸丁谷树皮”。把潘金莲送给他,那简直是在变相地虐待潘金莲,也不知这张大户到底怎么想的?张大户的想法其实很简单。他是看中了武大人穷势弱、善良可欺,名义上虽说是“送”,实际上还是留下给自己享用——每当武大上街卖炊饼了,他就溜入武大的房中与潘金莲私会。潘金莲年轻,张大户年老,二人的精力不对等啊,不久,张大户就因操劳过度,死翘翘了。酒是穿肠毒药,色是刮骨利刀。这,就是一个活生生的例子。张大户死了,年轻美貌的潘金莲无聊寂寞,怅然若失,整日在门前眉目传情,勾引附近的奸诈浮浪子弟。一来二去,武大没法安生,就把家搬到县衙前一所房子内居住,希望能沾一点县衙的光,镇住那些狂蜂浪蝶。可真别说,这一搬家,好运来了。武大郎原先居住在阳谷县时,和弟弟武松一起生活。武松是个火爆脾气,和人争执,一言不合,把人打死,外出躲避官司去了。武大搬到县衙前后,兄弟久别重逢了。武松逃难在外,打死了景阳冈的猛虎,在清河县做了巡捕都头。武大太高兴了,死活要兄弟搬来同住。武松英雄了得、相貌堂堂。水性杨花的嫂嫂潘金莲把持不定,专门拣了一个外面下雪、屋内生火,所谓冰火两重天的好日子备酒招待武松,以酒为媒,以酒乱性,挑逗勾引武松。哪知武松坦荡刚直,非但不肯就范,反而对潘多拉严厉训斥了一番。潘金莲自讨没趣,由此怀恨在心。不久,知县让武松押送金银到东京行贿,以谋取更高的职位。武松一走,潘金莲便在邻居媒婆王婆的撺掇下和西门庆勾搭上了。西门庆是一个破落财主,双亲已亡,兄弟俱无,先头妻子早逝,续弦娶了东平府吴千户的女儿吴月娘填为正房,又娶了官妓李娇儿为二房。西门庆的人品很坏,专门结交浮浪子弟,嫖娼赌博喝酒样样在行,尤其擅长飘风戏月,调占良家妇女,娶到家中稍不如意,就令媒人卖了,一个月倒在媒人家中来去二十余遍。西门庆在和潘金莲私通时,先娶了南街私娼卓二姐为三房,卓二姐不久被摧残死了,又另娶了富孀孟玉楼充当第三房,白赚了上千两现银和许多布匹箱笼。随后,又纳了已故大娘子的陪床孙雪娥为第四房。武大知道潘金莲与西门庆有奸情,不顾不管,前去捉奸,被西门庆一脚踢伤,后又被潘金莲用砒霜毒死。武松回来,要替哥哥报仇,在狮子楼杀死了“西门庆”,自行到县衙投案。其实,在狮子楼被杀的是西门庆的好朋友李外传,西门庆本人早已跳窗逃走了。西门庆向知县行贿,把武松问成了死罪。府尹陈文昭却认为此案疑点重重,准备重新勘查再审。西门庆与已故娘子陈氏所生的女儿西门大姐嫁给了东京杨戬府中书办陈洪之子陈敬济。惊恐之下,西门庆写书信给亲家,让他帮忙央求内阁蔡太师襄助。在蔡太师的插手下,陈文昭放了西门庆一马。武松也因此得免一死,问个杖脊,刺配两千里充军,发配孟州牢城。西门庆认为祸事已去,就把潘金莲迎回家做了第五房。大娘子吴月娘正与三娘子孟玉楼勾心斗角、争风吃醋,为了增强自己的势力,就将自己的使唤丫头春梅送给潘金莲,拉拢潘金莲进入自己的阵营。潘金莲为了讨好西门庆,也投其所好,让西门庆收用了春梅。西门庆有一个结义兄弟名叫花子虚,住在隔壁。花子虚的妻子李瓶儿本是大名府梁中书的妾。梁山好汉大闹大名府时,梁中书和夫人在翠云楼上被斩杀,家人由此各自逃生。李瓶儿带了颗西洋大珠、两重一对鸦青宝石逃出来,与养娘入山东投亲,嫁给花子虚。花子虚有一个叔叔,是宫里的太监。花太监年老了,带花子虚夫妇到清河县居住。这样,花子虚跟西门庆做了邻居,再和其他破落户子弟应伯爵、谢希大、孙寡嘴等人与西门庆结成了“会中十友”,天天在妓院中鬼混。花太监死后,花子虚的兄弟花大等在东京开封府递了状子,状告花子虚独吞家财,把花子虚关到了监狱里。已和西门庆有一腿的李瓶儿托西门庆下书杨提督疏通,拿出锭大元宝共两作为资费。半夜时分,又把口满载蟒衣玉带、帽顶绦环、值钱珍宝、玩好之物的描金大箱子从墙头偷运过西门庆家。了结完官司,花子虚找西门庆清算两人情银子帐,西门庆避而不见。花子虚悲愤之下,一病不起,不久便挂了。金兵进犯雄州界,西门庆和亲家陈洪的靠山之一王尚书贻误军机被问罪,西门庆和陈洪、西门庆也一并被参劾,要发边充军。陈洪派儿子陈经济带了大量金银细软和西门大姐来投西门庆。西门庆则派家人来保上京找蔡京的儿子蔡攸替自己打点关系,送上白米担。又找右相资政殿大学士李邦彦,送银子两。收了银子的李邦彦大笔一挥,将参劾名单中的“西门庆”改为“贾庆”,西门庆遂得逍遥法外。花子虚死时,西门庆原说定要迎娶李瓶儿的,但因身家性命危急,便搁下了此事。李瓶儿久盼西门庆不来,染上了重病,得到医生蒋竹山的悉心照护,于是便招赘了蒋竹山。西门庆已经摆平了祸事,便兴师问罪,痛打了蒋竹山一番,强娶了李瓶儿作为第六房妻妾。李瓶儿带来了许多金银财物,西门庆人财两获。西门庆虽然妻妾成群,但奸邪成性,看中了家里仆人来旺的妻子宋蕙莲,又占为己有。来旺气恨不过,喝醉了酒,扬言要与西门庆拼个你死我活。西门庆于是与潘金莲设计诬陷来旺,以“酒醉持刀夤夜杀害家主,抵换银两”的罪名,送提刑院治罪。又以一百担白米买通夏提刑,将来旺责了刑杖,递解原籍徐州为民。宋蕙莲悔恨交加,痛斥西门庆“干下了绝户计”,上吊自尽。家里出了命案,西门庆一点也不紧张。他给知县送了两银子,说宋蕙莲是“失落一件银器,恐家中查问见责,自缢身死”。宋蕙莲的父亲宋仁死不能信,不允许将尸体火化,要去告状。西门庆一不做、二不休,反咬宋仁“倚尸图赖诈财”,让知县差公人把宋仁锁拿到县里,打了一顿板子,逼他写供案和保证书,保证以后不到西门家纠缠。宋仁因此被活活折磨至死。蔡太师的生日到了,西门庆打了四对祝寿的银人,每座高尺有余,两个金寿字壶,两副玉桃杯,又派人到杭州织造蟒衣。礼物齐备,派“会中十友”之一的吴典恩和仆人来保押送到东京贺寿。蔡太师看西门庆礼数周到,心中欢喜,就帮西门庆谋到了山东提刑所理刑副千户的官职,列衔金吾副千户,属五品。吴典恩也得了清河县驿丞的官,仆人来保则做了山东郓王府的校尉。西门大官人真的成为了有官职在身的“大官人”,喜不自胜。恰好,李瓶儿生了一个儿子,于是取名为“官哥儿”。第二年蔡京生日,西门庆亲自进京拜寿,送了多杠金银缎匹,拜蔡京为干爹,以父子相称。西门庆既有官衔,又抱上了蔡京这条大粗腿,便成为当地社会、官场炙手可热的大人物了,也就更加贪脏枉法,为所欲为了。有个名叫苗天秀的富翁带两银子和价值两银子的缎匹到东京跑官,随行的仆人居心不良,在半路杀死了苗天秀,私吞了用于跑官的银两、缎匹。苗天秀的小厮安童到清河县告状,告苗青谋财害命。苗青见势不好,通过西门庆姘妇王六儿将那两银子另加一口肥猪送给西门庆,向西门庆寻求保护。西门庆就拿银子与受理此案的夏提刑分了,协助苗青逃往扬州。安童很有毅力,不达目的誓不休,又到山东巡按察院投下状纸。巡按御史曾序孝即发文到扬州捉拿苗青,又向朝廷参奏西门庆种种恶行和劣迹。西门庆打点好银子和贵重礼物,通过蔡太师将曾御史的奏本压下,此事不了了之。新科状元蔡蕴是蔡太师义子,和同是蔡太师义子的西门庆相识,并曾向西门庆要过路费。他同新巡按宋御史路过清河县,一起拜访西门庆。此事“哄动了东平府,大闹了请河县”,轰动一时,成为了清河县的头条新闻。满县的人都说巡按老爷也认得西门大官人,来他家吃酒了。西门庆热热闹闹地接待了蔡蕴一行,一席酒就花了两银子。西门庆家的财力和势力发展迅猛,开有缎子铺、生药铺、绸绢铺、绒线铺、解当铺,行商与坐商结合,外边江湖上又走标船,扬州兴贩盐引,东平府上纳香蜡,伙计主管约有数十,家里田连阡陌,米烂陈仓,赤的是金,白的是银,圆的是珠,光的是宝。西门庆家中妻妾之间却整天争宠斗强,通奸卖俏。李瓶儿生官哥儿后,潘金莲心怀妒忌,常在家内挑拨是非。官哥儿常生病,吴月娘劝西门庆要积阴德,少做贪财好色事体。西门庆自恃财大腰壮,说:“咱只消尽这分家私,广为善事,就是强奸了嫦娥,和奸了织女,拐了赵飞燕,盗了王母女儿,也不减我泼天富贵。”潘金莲豢养了一只叫玉狮子的猫,专门训练它扑咬官哥儿。只有一岁两个月的官哥儿最终被扑咬惊吓至死。李瓶儿痛失爱子,又受不了潘金莲气,得了重病,不久病亡。李瓶儿葬后灵棚未拆,西门庆准备为李瓶儿念经,而朝中黄太尉路过清河县,宋御史出头组织地方官员在西门庆家中宴请黄太尉。西门庆推迟了为李瓶儿念经的日期,收拾宅院,大门上扎七级彩山,厅前五级彩山,使厨役在家中置办酒席,极力巴结黄太尉,得到了黄太尉的提携,升了正职,还到东京拜见了皇帝宋徽宗。风光无限的西门庆私生活更加混乱不堪,包妓女,养情妇,奸丫头,还和男童搞基。西门庆追求刺激,还从胡僧处买来的各式各样的床上器具、吃补品、服猛药,声色犬马,纸醉金迷。某日,西门庆在外而喝酒淫乐,兴尽而归,宿于潘金莲房中。被闲置多日的潘金莲需要强烈,沟壑难填,强行给西门庆灌下多于平时两倍的猛药。结果,西门庆精神爆崩,暴病而亡。西门庆死去当日,家里乱成了一团。西门庆的二房李娇儿在混乱中到月娘房中偷去锭元宝,跟人私奔了。大房吴月娘彼时正在生产,诞下一子,取名孝哥儿。没有了西门庆的日子,潘金莲百无聊赖,就与春梅一起同陈经济好上了。吴月娘怒他们三人秽乱门户,就将春梅卖给周守备做二房,又叫王婆领潘金莲出去嫁人。随后将女婿陈经济赶了出去。陈经济一气之下,返回东京去取银子,声称要娶潘金莲。武松遇赦回了清河县,依旧在县里当都头,假意说要娶潘金莲,手刃了潘金莲和王婆,报了大仇,投十字坡张青夫妇去了。西门庆的三房孟玉楼改嫁给了本县知县儿子李衙内,四房孙雪娥被来旺拐带私逃,被人告发后,转卖给了周守备。在周守备家,孙雪娥和春梅相遇了。春梅原本就与孙雪娥不对付,一看报复的机会来了,就将孙雪娥打下厨房做了厨娘。陈经济从东京取了银两回来,找不到潘金莲,就娶了娼妓冯金宝。后来又交上了无赖铁指甲杨先彦,被铁指甲杨先彦骗了钱财,逼死了妻子西门大姐,混得很惨,家里一无所有,不得不晚上打绑子摇铃,日间在街头乞食。实在混不下去,就到晏公庙做道士,做道士又不能安守本分,偷老道士的钱财去嫖妓,被地痞坐地虎刘二抓到守备府,追了度牒还俗。在守备府,春梅认出了陈经济,称是姑表兄弟。春梅为了能与陈经济姘居,就施展毒计毒害孙雪娥,不让孙雪娥说出陈经济的来历,诬蔑孙雪娥做的饭菜不好,将之脱光衣服痛打一顿,卖给了私娼家。除掉了孙雪娥,春梅将陈经济接回家里,替他娶了妻子,凭着周守备的权势,追回了被铁指甲骗去的银子。春梅除孙雪娥其实除得不够彻底。在私娼家,孙雪娥被周守备的侍卫张胜包养了。这,就成为了春梅的一件心病。某日,春梅与陈经济密谋要除去张胜。真是无巧不成书,这番密谋被张胜听见了。张胜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回去取刀,要将奸夫淫妇一齐斩杀。张胜回取刀时,春梅被丫头唤回房,因此逃过了一劫,陈经济却就此横尸床头。张胜杀人被周守备处死,孙雪娥自缢身亡。不久,周守备升任统制,携春梅到了东昌府。金国兵马入侵东昌府,周守备,不,应该是周统制,周统制出战,中箭身亡。春梅在家与老家人周忠的儿子周义私通,纵欲无度,岁身死。西门庆死时,留下一处带有大花园的豪宅和处店铺。但树倒猢狲散,家眷、仆人嫁的嫁,跑的跑,偷的偷,骗的骗,人散宅空,资财大量流失,店门关闭。高门大院只剩下大娘子吴月娘及儿子孝哥儿,还有西门庆过去的贴身男仆玳安和几个丫头。为日后生活计,吴月娘安排已有私情的两个家人——玳安与丫头小玉成婚。金兵自北卷地而来,北宋亡国在即。兵荒马乱中,吴月娘带孝哥儿前往济南府逃难,在城郊被雪洞老和尚普静点化,将孝哥儿随雪洞老和尚为徒,取法名明悟。十年后,北宋改朝换代,世道渐渐安定下来。吴月娘归家,将玳安改名为西门安,承受家业。自此,玳安被人称为“西门小员外”,养吴月娘到老。吴月娘寿年岁,善终而亡。一出荒诞不经的大戏由此收场。(本文为历史沙龙今日头条独家首载,如转载,请注明今日头条历史沙龙字样,谢谢。)(本文为历史沙龙今日头条独家首载,如转载,请注明今日头条历史沙龙字样,谢谢。)

原标题:《金瓶梅》到底写了些啥?都来看看吧

说点什么吧
  • 全部评论(0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