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亮剑》李云龙原型“王疯子”的“疯”劲一发作,全世界都震撼了-神州行历史网-提供给广大网民带来想要了解的历史知识

《亮剑》李云龙原型“王疯子”的“疯”劲一发作,全世界都震撼了

时间:2021-01-23 08:51 来源:神州行历史网 作者:神州行

《亮剑》李云龙原型“王疯子”的“疯”劲一发作,全世界都震撼了

中国近代史既是一部血泪史、又是一部屈辱史,从鸦片战争开始,西方列强和东洋人都视我大中华如同案板上的肉,可以任意蹂躏、任意宰割,各种不平等条约相继而来,不断向我索钱割地,百般欺凌……百年风云的离合,无数革命烈火的熔铸过后,新中国终于在年月日成立!一代伟人毛泽东在天安门城楼发出了划破时代的呐喊: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了!中华人民站起来了!然而,这个世界上还是有一些人不相信中华人民共和国真的站起来了,还是有一些人不把中华人民共和国放在眼里。比如说,在朝鲜战场上,尽管我们一再警告美国人不要越过三八线,但美国人置若罔闻,根本不把我们的警告当回事儿。以美国为首的“联合国军”司令麦克亚瑟就说:“中国人的声明和警告不过是恫吓。中共根本就没有发动战争的能力,他们不具备相应的工业实力。三八线没有什么军事意义,它不过是一条纬度线,没有什么力量能阻止联合国军跨越它。”他还用一种不容置疑的口吻对英法等国的参战军官说:“列位将军,我认为我们每个人以后都不应该再涉及什么三八线的问题——没有任何限制,就像踢足球时可以任意越过球场中线一样,有本事的你就带球猛攻对方大门。”是的,尊重来自实力。警告既然无效,中国选择出兵!不过,毛泽东还是有所保留,首战重在打“南韩伪军”,目的想让美国人知道,中国并不愿与美国开国,但美国最好不要逼中国出手。另外,毛泽东认为,“南韩伪军”战斗力弱,志愿军不战则已、一战必胜。彼时,志愿军便可挟大胜之威震慑住美军,令其适而可止、知难而退。果然,志愿军入朝后的第一次战役便以志愿军的全胜降下帷幕。然而,麦克阿瑟根本就没改变旧中国军阀时代中国军队的鱼腩印象,继续北进。麦克阿瑟认为,只要美国大兵一到,向来积贫积弱的中国军队肯定不堪一击、四散溃逃,所以,他叫嚣着喊出了“圣诞节结束朝鲜战争”的口号。于是,志愿军入朝后的第二次战役打响了。志愿军又是正面强攻,又是迂回包抄,又是扎口袋,又是拦腰打狗。美军如果不是拥有强横的火力又兼有坦克的闯阵和飞机的轰炸掩护,险险就被我志愿军分而围之、聚而歼之。此役,造成“珍珠港事件后美国最惨重的军事败绩”。麦克阿瑟在向美国总统的报告中承认:美国是“在完全新的情况下,和一个具有强大军事力量的,完全新的强国进行一次完全新的战争。”美军退回到三八线以后,抛出了“停火建议”。毛泽东当然看出了其“停火建议”背后所暗藏的小伎俩:无非是争取调整和部署军队的时间,尔后卷土重来。在毛泽东的批示下,志愿军相继发起了第三次、第四次战役。然而,在这两次战役中,志愿军的短板被充分暴露出来了:在美方飞机大炮的封锁下,志愿军物资弹药难以跟上,部队随身携带的物资弹药最多只能维持七天,七天一过,就接近粮尽弹绝,只能后撤。以第三次战役为例,志愿军已突破敌三八线既设阵地,解放汉城、渡过汉江,逼敌至三七线附近,但运输跟不上,供应困难,只能早早地停止了追击。美国人发现了志愿军的这个弱点,称中国军队是“星期攻势”。而彭德怀也曾就志愿军的这个弱点致电向毛泽东诉苦过:“以前各役携带天粮食可以打天仗,因就地可筹借部分补充之。现在携带天粮食,只能打天仗,因在战斗中消耗,就地不能筹补。”第四次战役中,联合国军走马换帅,改由美军第集团军司令官李奇微统一指挥。李奇微在第五次战役中掌握了志愿军“星期攻势”的弱点,充分地利用了联合国军高速的机动能力,快速后撤,引诱志愿军深入,到了第天,突然大举反攻,以其装甲部队向志愿军纵深快速穿插,拦截阻击。在这场战役中,志愿军第师被围,据战后《师突围战斗减员统计表》统计,师负伤、阵亡和情况不明的总数为人,其中师级干部人,团级干部人,营级干部人,连级干部人,排级干部人,班以下人。这是抗美援朝战争中最重大的一次损失。师的顶头上司,就是王近山。王近山是个打仗不要命的主,人称“王疯子”,是电视剧《亮剑》一号男主角李云龙的原型。时任中国人民志愿军第三兵团副司令员、代司令员(司令员陈赓因腿伤未能入朝)。入朝之初,王近山对战争的前景是很乐观的,他常常挂在嘴边上的话就是:“美国兵怕死,武器好也没什么了不起!咱们人多呀,集中优势兵力,三个打一个总可以吧?”“美国在朝鲜才有多少兵?加上李承晚的,凑起来也抵不上咱一个军区,还不够咱一个淮海战役打的呢!”“现在朝鲜已经有十三兵团先期入朝的六个军,九兵团三个军,十九兵团三个军,咱们三兵团再上去三个军,后边还有杨成武的二十兵团……哼,够美国人喝一壶的。”“美国兵怕死,不敢拼刺刀,怕近战夜战……”遭此大败,王近山冷静下来了。他认真地对敌我双方的优劣做了分析:美军的优势在于其远程火力包括空中和地面炮火强大,机动能力极强;我军的优势在于近战、夜战。王近山认为,我军必须扬长避短,不能跟着美国的节奏走,尽量避免运动战,毕竟,两条腿跑不过四只轮,而且在运动战中,美国可以从容拉开距离发挥其远程火力的优势,既避免其自己伤亡,又可对我军以重大杀伤。我军要扭转局面的正确做法是设法迫使美军与我军进行战地战,即近战、夜战。美军的致命弱点是对人员伤亡及其敏感,美军大兵怕死,且兵员紧张,国内反响强烈。实施近战、夜战,既可以置美军远程火力强大的优势于无用武之地,又可以大量消灭其兵员,使胜利的天平倾斜于我。实际上,自红军第五次反围剿以阵地战对阵地战失败后,我军战略战术主要偏向于运动战,而且,世界近代军事史上以劣胜强的阵地战战例罕之又罕。所以,当王近山在志司提出改运动战为阵地战时,很多人都觉得他是真疯了。王近山不管,他当着彭德怀的面骂起娘来:“这仗是怎么打的?我们的兵连美国人都没见到,就让人家的炮给轰了,这么打仗怎么行?这是放羊撵狗的打法,不讲战术!这样滥打仗,,是葬送军队,是拿我们的兵去送死!”彭德怀被骂得一点脾气也没有,连连说“责任由我来负,责任由我来负……”毛泽东和彭老总最后采纳了王近山的意见,调整了战法,在三八线附近山地上构筑以坑道为依托的阵地,开始与美军打起了阵地战。果然,阵地战一开展,朝鲜战争的局势很快向有利于我军的方向转化。美国大兵怕死,怕近攻,怕短兵相接,但又不得不硬着头皮往山头爬,爬得差不多了,我志愿军军一顿机枪手榴弹下去,只一阵鬼哭狼嚎,山头上留下一堆尸体,没死的都骨碌碌地滚下去了。不理解、不能接受美国大兵表现的是美国将领,这些美国将军相当不服气,再怎么说,美国陆军也是两百年多来没遇到过对手的,德国人的大西洋防线就顶不住美国人的进攻,日本人的塞班岛、冲绳岛也在美国人的攻击下全盘崩溃。那时的日本人一个个疯了似的,无论男女老少都象吃错了药似发起自杀性进攻,但到最后还是投降臣服了。中国人,那是连日本人都敢取笑的“东亚病夫”,中国人怎么能抵挡得住我美利坚合众国军人的攻击?美国人急红了眼,上甘岭战役爆发了。上甘岭方圆不到公里,位于五圣山南麓,两侧有两个高地——高地及高地,分别叫“三角形山”和“狙击兵岭”,王近山的部队就守卫在这里。接替李奇微任驻韩联合国军地面部队司令的范佛里特是个典型的唯火力制胜论者,他主张不计成本地投入庞大的弹药量进行密集轰炸和炮击,以对敌实施强力压制和毁灭性的打击,最大限度地消灭敌方有生力量,减少己方的损失。进攻前一天,范佛里特向上甘岭这个弹丸之地上倾泄了多万发炮弹,然后挥军死命往上攻。王近山的应对策略很简单:顶!他让军向前顶,军为兵团战役预备队,同时,还把炮兵团营和军属野炮团营源源不断地调来。他说:“上甘岭这一仗必须打好,要准备打美军两个师,非把美师打垮不可。”先期七个昼夜的激战,双方杀得难解难分,毙、伤、俘美军近余人,但我军的师伤亡也很大。情急之下,王近山“三调军”:一调军,将军师团作为军师二梯队归军指挥,与敌反复争夺表面阵地,血拼鏖战了七天。二调军,将军师团到军防御方向作战,接替团。次日,又三调军,将军师团投入上甘岭作战;与此同时,令将军师团、团,师团待命。军长曾绍山是王近山红军时期的秘书,见“老师长”次调兵,禁不住说:“老师长,这一仗将越打越大了!”其实,仗打到这个份上,志愿军司令部也有些犹豫了,专门征求过王近山的意见:还打不打下去?王近山经过一日一夜深思熟虑,他认为,打仗拼的就是一口气,只要在上甘岭顶住美国人的进攻,美国人的傲气、美国人的精气神就全散了。打,一定和美国人打到底!所以,王近山一字一句地对曾绍山说:“这将是一场持续的、大规模的残酷决战。”这一打,就打了整整两个月!据不完全统计,兵团共打退敌营以上兵力的冲击次,打退敌营以下兵力的冲击余次,进行较大的反击次。最危急的时候,志愿军的子弟兵就拉响爆破筒,冲入敌群,在众目睽睽中与突入之敌同归于尽。美国大兵吓得目瞪口呆,血液凝固——这些中国士兵,到底是人还是神?!邱少云、黄继光、王万成、朱友光等等都是在这场战役中涌现出来的志愿军英雄人物。美第集团军司令范佛里特打红了眼,在原有兵力上又加派南朝鲜军师团上阵,每日用飞机大炮轰,发动上百次猖狂攻击。志愿军兵团勇士仍死死守住阵地。王近山彻底打疯,他让部队轮番上,边补边打,边打边补。军继续支援军。随着战事的推进,双方都不断往这片.平方公里的山头投注入的兵力高达十万多人,武器也不断升级。战斗激烈程度为前所罕见,特别是炮兵火力密度,已超过二次大战最高水平。高地的土石被炸松一至二米深,一片焦黑,许多坑道被打短了五六米。可以说,上甘岭战役战斗地域之狭窄,投入兵力之多,战役持续时间之长,火力之猛烈,伤亡之惨重,战斗之激烈,为古今中外战争史所绝无仅有。“王疯子”的“疯”劲一发作,真的把全世界都震撼住了。当然,上甘岭的最后结束大家都知道了。美国人向新闻界承认:“到此为止,联军在三角形山是打败了。”范佛里特黯然失色地说:“这是战争最血腥的和时间拖得最长的一次战役,使联合国军蒙受到重大的损失。”上甘岭战役,志愿军先后打退敌人次的进攻,共伤亡.万;“联合国军”伤亡约为.万人。据说,王近山将军回国后看电影《上甘岭》,才看一半就看不下去了,泪流满面,丢下一句话:“惨烈程度跟真实比差远了。”

原标题:《亮剑》李云龙原型“王疯子”的“疯”劲一发作,全世界都震撼了

说点什么吧
  • 全部评论(0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