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宇森心中的《太平轮》-神州行历史网-提供给广大网民带来想要了解的历史知识

吴宇森心中的《太平轮》

时间:2021-01-23 08:50 来源:神州行历史网 作者:神州行

吴宇森心中的《太平轮》

电影《太平轮》海报大导演吴宇森又回来了。上一次,他从好莱坞载誉归来,一部国产大制作《赤壁》换来内地.亿的总票房,以及让人颇为尴尬的两级评价。之后暂别年。他没有停步,帮几位青年导演做监制、制片人,最出名的一部是《剑雨》,还有一部是《赛德克·巴莱》;从老友徐克和英雄相惜的好莱坞鬼才导演昆汀·塔伦蒂诺手里,接过了威尼斯电影节终身成就金狮奖,成为第一位与乔治·卢卡斯、宫崎骏等电影大师同享此殊荣的华人;以及,得过一场大病,休息了近年。这一次归来是因为《太平轮》。这是一部根据真实历史事件改编,汇集章子怡、金城武、黄晓明、宋慧乔、佟大为、长泽雅美、秦海璐等中日韩影星主演的战争题材灾难大片。由于故事过于庞杂,《太平轮》像《赤壁》一样被分为上下两部,上部将于月日公映。电影中的战争场景因为太熟悉吴宇森作品里那些难以磨灭的经典桥段——让子弹飞、让白鸽飞,以及热血男儿的英雄豪情,《国家人文历史》特约记者初一见面,眼前这个谦和儒雅、彬彬有礼的吴导演实在与电影里张扬豪迈的风格构成极大反差。或许是沿袭好莱坞的职业习惯,他一身黑色正装;或许是考虑到内地人对港式普通话的接受程度,他的谈话不疾不徐,似乎要照顾你每个字都听清楚;还有那种真实自然到有些憨厚的笑容,让我不时恍惚:这,就是那位“暴力美学大师”?也许,对“暴力美学大师”的认识需要更新升级了。历史悲剧背后假如,你以为那些留名世界电影史的抒情慢镜头和漫天白鸽就能代表吴氏浪漫的话,那么《太平轮》会给你讲一个百分之百浪漫的爱情故事。“以前我在好莱坞拍电影,有人会问:‘,你现在的老婆是谁?’我说,老婆还是同一个女人,同一张脸,就是多了点皱纹。他们都很惊讶,觉得不可能。”吴宇森看看坐在一旁陪同采访的夫人牛春龙,给他的“美式幽默”加上一句总结:“爱情是永恒不变的,我想把这份感情拍成美好的爱情故事。”《太平轮》海报电影《太平轮》的时间跨度有六十年,以真实的太平轮事件为背景,讲述了国军将军雷义方(黄晓明饰)与豪门千金周蕴芬(宋慧乔饰)、国军通信兵佟大庆(佟大为饰)与妓女于真(章子怡饰)、台湾籍日军军医严泽坤(金城武饰)与日本女孩雅子(长泽雅美饰)三对情侣的生离死别、苦难伤痛。吴宇森对《国家人文历史》记者说,一直以来总有人拿着动作片、大制作的剧本来找他,自己心里最想拍的却是一部《日瓦戈医生》一样的爱情史诗片。“最好是在一个动荡的年代、一个灾难性的时刻发生的可歌可泣的故事”。所以,当他看到王蕙玲女士(《卧虎藏龙》《色戒》的编剧)的剧本时,一下子就被其中无数个小人物的命运吸引。“故事牵扯到两场巨大的战争戏,一方面能反映出我一贯坚持的反战主题,一方面可以通过电影表达战争带来的沉痛、无奈和残酷。而在这样动荡的环境里,只有爱情才是一个坚定的力量,让人有继续活下去的理由。”在这个躁动的时代,这个似乎一切皆有可能的娱乐圈,吴宇森与夫人近年忠贞不渝的爱情的确有着化石一般的珍贵。本片主演之一的黄晓明在接受采访时说,别看吴导演在片场很霸道,但在夫人面前很温柔,两人一起吃饭还会不时为对方夹菜,让一旁的年轻人又是羡慕又是汗颜。章子怡则透露,拍摄悲情部分时,导演常常是一边看监视器,一边与演员一同落泪,以至夫人都忍不住埋怨:怎好让不再年轻的导演太入戏太伤感?而在筹备期间,由于《太平轮》具有灾难与爱情两个核心元素,也有人将其与《泰坦尼克》比较,错认这是一个东方“泰坦尼克”的故事。从历史背景来看,《太平轮》自然非《泰坦尼克》能比,因为在沉船灾难的背后,是沉积在一个民族心底长达数十年的伤痛,在生离死别的背后更潜隐着政治的、信仰的复杂因素。也因此,我生出另一番疑虑:对于太平轮这一历史悲剧,电影用爱情去揭这个尚未痊愈的伤疤,将战争、人性甚至政治拼贴成一种当代记忆,是否流于轻浮,甚至过度浪漫化?我把疑问抛给了吴宇森。他点点头。“电影拍出来,多多少少都会有些争议。太平轮是一个悲剧事件,对于亲历者来说无比沉痛。也有人听说我要拍爱情故事,里面又有太平轮时,纷纷摇头:这怎么会是爱情故事!但看过电影,你们就会明白。”对于那段历史他无意给出评价,他的初衷是讲人情、谈命运。吴宇森进一步说,《太平轮》除了参照历史上的“太平轮事件”,还具有象征的意义,象征人的一生就如漂荡在汪洋中的一艘船,难免遭遇不可预测的灾难意外,但不管怎样我们都要面对人生。故事里所有的人物和爱情故事皆为虚构,他们有的人不该登船而最终上了船,有的人一心想要登船却没有登上,还有的与太平轮擦肩而过,“这一切都源自命运。”电影中的离别场景“一部电影只能讲一种兴趣,或一种主题。如果兼顾太多,比如爱情、灾难、历史,等等,这部电影的面目则会变得模糊。另外,我希望电影能够跟现在的社会产生交流或者互通”。吴宇森说,自己每天都在注意这个世界发生了什么,现代人想要什么、需要什么,为什么快乐、为什么不快乐,对现实有了感触才会拍电影。我记得他曾阐述拍摄《英雄本色》《变脸》和《赤壁》的初衷,都是彼时彼刻对社会现状有感而发。《英雄本色》一举成名,不仅因为是他和徐克沉潜多年的爆发之作,也是对世纪年代香港青年“缺少偶像,不知如何跟随”的一种警醒。他在好莱坞拍《变脸》,是看到美国青年反叛家庭、缺乏父母亲情而生发的感触。创作《赤壁》时则适逢金融危机,面对生活突变,香港、日韩许多青年人失去斗志、甚至轻易地放弃生命,他把一场著名的以少胜多的历史战役拍成了一部当代人的励志大戏。“今时今日,我又看到年轻人要么很容易满足于现状,要么急功近利,只想着如何发财、如何出名,而遗忘了本该存在的精神生活。我想通过《太平轮》呈现人生的温暖、爱情的温度,以及那些比金钱和成功更重要的情感。”这是吴宇森的又一次“有感而发”。(本文节选自《国家人文历史》年第期,原标题为《吴宇森谈太平轮:一切源自命运》,作者:任姗姗,未经授权,请勿转载。)回复“太平轮”,可看《国家人文历史》年第期精彩内容导读

原标题:吴宇森心中的《太平轮》

说点什么吧
  • 全部评论(0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